手術後我回家看孩子,看見井邊的孩子,婆婆要五千,我直接給了她五萬

牧尘 2019/04/14 檢舉 我要评论



公公去世得早,婆婆年紀輕輕就開始守寡,婆婆年輕的時候在村子裡擔任會計,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和鋼筆字,在沒有印刷體對聯的年代,每逢過年,村裡好多人都找他寫「對子」。


婆婆很能幹,無論在家裡還是在外面,她都是說話有影響力的人,她還會泥瓦匠、鐵匠活兒,小到家裡日常用的諸如鍋蓋、篦子、小板凳馬紮之類的東西,都是她自己親手做的。



婆婆就這樣靠著自己的努力養活起了我丈夫,雖然婆家和我家僅僅相隔幾十公里,但若是沒有要緊的事,婆婆是不會過來的,家裡的豬和牛也沒人管,婆婆又住不慣市裡的樓房;

我記得生我孩子那一年婆婆倒是破天荒的來了,當時我們住機關大院的拐角樓,婆婆下車後為了省車費,竟然背著包袱步行好幾公里走到我們的住所。



我們見到婆婆時,婆婆就像個逃難的,背著一大堆老家帶的雞羊魚肉和給寶寶做的衣服。

我熱情的請婆婆到家裡坐著!後來我跟老公忙,就把孩子送到老家讀書,婆婆一直幫我們帶孩子,我在上班,平時會寄5000元給婆婆,就怕婆婆錢不夠!



我住院做手術,醫生說要休養一段時間,所以孩子就有沒能接回來;婆婆知道我愛吃嫩玉米,給我打電話說:「咱家地裡的嫩玉米正好煮著吃了,你啥時候回家呀?」

我週末特意跟老公回去一趟,來到玉米地裡看看,在地頭上婆婆補種的一片玉米不老不嫩。我回家,進了院子就看到,孩子在井邊幫婆婆洗水果,我們這裡的井是那種壓水的井,井口已經封住了,孩子白白胖胖的,手裡還拿一個香甜的蘋果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