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辦公室,發現老公和他初戀女友搞曖昧,老公:滾出去

球球 2019/04/25 檢舉

官錦戚在酒店的浴室泡了壹個澡,渾身泛著壹層粉色,她裹了壹條浴巾,頂著濕濕嗒嗒的頭發,壹邊擦壹邊走了出來。
他掃了壹眼床上的男人,還在睡,大半個肩膀露了出來,官錦戚覺得懨懨的,心裏有幾分說不出來的後悔,昨天晚上,她太輕率了!
撈起櫃子上的遙控器,官錦戚打開了電視,還沒看清楚畫面,就聽到裏面的主持人語速飛快的說,「藝人官錦戚與當紅影星駱毓繁在酒店纏綿八小時,戰況激烈!據說兩人還在酒店……」
後面是壹段影像模糊的視頻,作為當事人,她當然看得出來,視頻裏「擁吻」的兩人就是自己和躺在床上的這個男人。

昨天《夜色闌珊》殺青,官錦戚昨天拍了壹下午的戲,晚上劇組慶功宴,到後來大家都有點喝高了,嘴上沒把門,她聽見選角導演壓低了聲音說要跟大家分享壹個大八卦。
大家都是見慣了各種狗血場面的人,但還是止不住的好奇,紛紛豎起耳朵想要聽壹聽這個八卦有多大。
但官錦戚壹聽完就後悔了,選角導演說,「前兩天我去機場接我侄女,在停車場的時候,妳們猜我看到了什麽?」

大家皆是壹副嫌棄的表情,催促著他快點講。

「我看到閻既白和壹個女人在車震,整個路虎晃得都快散架了都,我還偷偷的拍了壹張照片!」說著就掏出了。
大家好奇,官錦戚也不例外,她也湊了過去,當時大腦就壹片空白了,照片還挺清晰,上面的女人酥-胸半露,隔著照片都能感受到她的洶湧,而覆在她上方的男人,僅僅是壹個黑黢黢的腦袋,官錦戚也不會認錯,男人的手搭在女人的肩上,腕表尤為明顯。
所以飯後她沒有拒絕駱毓繁的邀請,他們壹進房間,官錦戚就被駱毓繁壓在了墻上,而視頻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但現在看著這條新聞,官錦戚卻沒有壹絲絲報復之後的快感。
官錦戚看著鬧心,關掉了電視,抄過,開機之後,裏面有35個未接電話,28條未讀短信,發短信和打電話的除了聶嘉爾就是她的經紀人,王奇。
而自己的那位親親老公居然連壹條短信都沒有發!
官錦戚想,既然閻既白不關心,自己也不需要去解釋,已經任性了,那麽任性到底吧,這段茍延殘喘的婚姻也是快到頭了。

官錦戚離開的時候,站在床頭掃了壹眼躺著的人,沒有絲毫猶豫的從錢包裏掏出壹遝軟妹幣,並附了壹張紙條,「昨天晚上的勞務費!」

十分鐘之後,王奇告訴她可以離開,經理會過來帶她離開。
在經理的帶領下,官錦戚很快從特殊通道安全離開,王奇的車子在路邊等著,半個小時後,他們到達了閻氏。
「最近壹周不要給我接任何的工作!」官錦戚離開的時候對王奇說。
她乘著電梯直接到達頂樓,頂樓辦公層空曠整潔,這裏她只來過壹次,還是當年新婚的時候,只是記憶不怎麽美好,所以她再也沒來過,閻既白也沒讓她來過。
如今,再壹次的站在這裏,官錦戚只覺得渾身都有些僵硬,但酒壯慫人膽,雖說她的酒早已經醒了,但趁著這個勢頭,她想問清楚閻既白是不是跟人車震了?
她捏了捏垂在兩側的手指,然後往總裁辦走去。
只不過還沒有走到總裁辦,便聽到了壹些十八禁的聲音,縱然是那扇隔音效果極佳的門也沒有擋住。
「既白,快點~」
「好想好想妳……」女人喘著聲音,帶著幾分渴求和嫵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