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萊納德的這一年,從千夫所指到北境之王

sohappy 2019/05/28 檢舉 我要评论



先將時間撥回2018年。


卡瓦伊-萊昂納德,沉默的大將,後GDP時代毋庸置疑的領袖,與馬刺陷入冷戰。在傷愈復出為球隊征戰9場後,他又默默坐回場邊。萊昂納德自己的感覺是,傷勢仍未完全恢復,需要休養更多時間;而對於萊昂納德的請求,馬刺隊醫不置可否。

隊醫的態度挺明確,我們認為他完全OK,當然他如何認為,那是他的事。猜疑的種子就在此刻埋下,當萊昂納德意識到自己與隊友完全雞同鴨講時,唯有前往紐約另尋高明。當然那份傳說中的醫療報告,至今仍未被公佈於眾。

其實許多人後來才知道,順暢且雙向的溝通究竟多重要。在一片戰爭迷霧中,萊昂納德孤獨的往返尋醫,而曾經親密無間開誠布公的隊友們,則隨著時間的推移心生迷惑。諸如「他究竟啥情況?」「還能不能回來?」的疑問,一個又一個的浮出腦海,又在三月的隊內會議裡,接二連三的拋向萊昂納德。



老兵們有老兵們的價值觀,然而老兵的這份價值觀,卻讓萊昂納德感到惶恐不安。這既是代溝,也是溝通不暢而導致的彼此無解。老兵們認定「你究竟能不能打趕緊給個痛快話」,而在萊昂納德眼裡,這等同於「質問」或「逼宮」。當更衣室大門被打開後,空氣裡瀰漫著嗆人的火藥味。儘管皇阿瑪以和事佬的身份試圖掩蓋一些不和諧的音符,但任誰都無法否認,自3月21日,萊昂納德赴主場出席年度球隊合照後,他便再也沒有穿上馬刺隊服。無論常規賽還是季後賽,他從場邊消失了。

這是一種無聲的反抗,而老兵的兩段言論,無形之中又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是「我們不得不認為他不會再回來了,馬刺依舊是馬刺,得在沒有他的情況下戰鬥。」這段話本身沒啥毛病,不過其中「不得不」這三個字,仿佛暗示什麼;

二是「我親身經歷過類似的傷病,同樣的情況,我當初要比他糟糕100倍,不過你得保持樂觀。」

這段話的力度大的多,產生的影響也大得多,尤其是「糟糕100倍」,就差指著鼻子表示「你丫在詐傷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